投资真的很简单吗?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如今,变得十分容易,只要打开电脑轻松用鼠标点击几下就可以完成一桩交易。

可是作为投资者,你在点击鼠标之前,有没有考虑过以下的这些问题呢?我敢打赌,在你思考过这些问题之后,你对投资或许会有一些新的理解!

一、你为了什么而投资?

投资需要可以是多元的,既可以不局限于投入产出类型的百分比,还可以包括其他投资需要。

在西方,老年人通常在退休以后需要从自己的养老金中按月提取一定数目的现金以确保自己的生活开支,所以对于投资产生回报的时间性有要求,所投资的养老金每个月至少可以有一部分稳定的现金流产生。

在这样的情况下,固定收益类的证券虽然收益通常要远远低于类的证券,但是却因为可以保障现金流的稳定性而更应该被投资者选择。

由此,广义上的投资回报是基于投资者的投资需要的,什么样的投资需要,就决定什么样的投资回报的标准才比较合理。当然,这样的投资需要会随着投资者的具体情况改变而改变。

一个25岁的小伙子和一个55岁的中年人的投资需求一般存在显着的差异。试想,对于一个25岁的小伙子而言,退休的现金流是个遥远的概念,小伙子更应该关注投资的长远升值,就是我们通常概念下的百分比回报了。

55岁的中年人接近退休年纪,退休后要依靠退休金生活,那么他必须强调投资的安全性和现金流的稳定性(固定收益类的金融产品恰好可以满足这样的投资需求)。当然,如果这个55岁的中年人可能有很大的一笔存款或者继承了数额较大的遗产,而对养老金没有那么依赖的话,其投资需求又会呈现另外的特征。

所以,投资者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需要做一个系统性的考虑,把所有可能影响投资需求的外部、内部条件都罗列起来,特别是有没有承担风险的能力,在诸多因素的共同考虑下,设计一个投资的回报。

二、你对什么样的投资回报满意?

前面讲了,广义的投资回报是基于需求的。那么假设投资者已经综合考虑了所有可能决定投资需求的因素,并在此基础之上设计了一个投资回报,比如说10%。你是否对任何超过10%的投资回报都应该感到满意呢?

首先,我们应该来看这么一个问题,一项投资,如果去年亏损了10%,今年获利10%,看似不赔不赚,其实是亏损了。很简单,由于去年亏损导致本金受损减少,今年的上涨还是无法弥补去年的亏损金额。

问题的另一个方面在于机会成本。如果去年你也可以投资另外一只股票,而且你去年可以获得盈利5%,那么显然,你亏损的好像不止10%。可见,在谈是否满意的时候,投资者需要一个衡量的尺度。

在美国,个人投资者如果投资基金的话,往往基金在给投资者的季度报告中会提供和该基金持有股份企业或者行业密切相关的指数作为参照尺度进行衡量,比如MSCI金砖四国指数等。

也有一些投资者会选择标准普尔500指数等所谓蓝筹作为参照,如果该投资者持有大量的非蓝筹股,那么很显然,他选择的参照并不那么适合。从风险的角度,标普500的企业属于风险较低,而非蓝筹则风险高得多。

所以,尤其当个人投资者在选择基金和评估基金盈利能力的时候,必须弄清楚评价的标准究竟是以什么为参照的。

另外,一个投资者容易忽略的问题是,通货膨胀对投资回报的影响。就好像前面的例子,如果当年的通货膨胀累计达到了10%以上,那么投资的真实回报其实就消失了。

在发达国家,通货膨胀率很少到10%以上,不过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出现10%以上的通货膨胀率是极有可能的。

三、 最新消息 对股价的影响真的那么大?

中国的市场上活跃着很多短线的高手,他们着力于从各种新闻报道中努力嗅出一丝气味,指望这样的消息可以帮助他们获得信息上的优势,从交易中获利。

事实上,很多人也愿意相信消息对于股价有着决定性作用。可惜,很不幸的是,就算消息对股价有作用,很少有个人投资者可以从中获利,这是为什么呢?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在《非理性繁荣》一书中明确指出,在当日或者昨日甚至前日公布的新闻消息对股价的作用是没有显着影响的。原因是,这些信息已经体现在价格里面了。那么作为价格接受者的投资者,自然没有可能从股价里获利了。

在美国的界,存在这么一种对冲基金,叫EVENT-DRIVEN,他们的策略主要是分析各种信息以确定某些信息对证券价格的影响。

比如,我们知道如果公司A申请了破产,也就意味着公司A的债主有可能愿意以比较低的价格把A公司的债务转让出去,这些对冲基金于是就会判断法庭对A公司破产的判决结果,然后依据这样的判断来决定是否要低价购买A公司的债务成为债主,然后通过法庭的最后裁决牟利。

可是,这样的投资策略一是风险高,二是需要极为专业和有经验的专业人士团队协作,个人投资者对信息的判断几乎可以说和打赌无异。